聯系我們
郵箱:
地址:盧氏縣東明鎮澗北村
新聞資訊

農業開發與精準扶貧

摘要:通過精準扶貧實現全面小康是“十三五”時期的一個重要目標。所謂精準扶貧,就是要分類施策,因人因地施策,因貧困原因施策,因貧困類型施策。因此,對有一定的生產條件的貧困人口而言,可以對接現代農業產業鏈,通過優化品種、塑造品牌來提高經濟效益,進而實現擺脫貧困。

  精準扶貧與農業發展

  不少貧困地區的一個主要特征首先是非農產業落后,導致農業人口幾乎沒有機會獲得非農產業收入。而與此同時,當地農業生產條件差,如人均耕地少,山地多,不適合機械化耕作,難以進行設施灌溉,遠離大中城市等目標市場,導致作為農戶唯一來源的農業收入無法提高,只能徘徊在吃飽肚皮、勉強維生的水平。例如,我國西南地區、環京地區的貧困人口大多屬于這一種情況。

  從提高這些地區農戶收入的角度看,較為簡單或能“立竿見影”的辦法是通過為青壯年農民到相對發達的地區務工提供支持,包括就業信息介紹、技能培訓等。因為只要每個農戶有一到兩名家庭成員外出務工,脫貧目標就會在一兩年后基本實現。然而,由于貧困地區的外出務工人員受教育程度低,缺少職業晉升的技能,如果是少數民族地區,還會與發達地區的語言、文化均有很大差異,加上相當一部分家庭由于種種原因沒有外出務工人員,導致貧困地區的眾多家庭并不能因為外出務工這一渠道實現脫貧。這也應該是我國改革開放近40年來,在農民工已經接近3億規模的背景下,依然有大量貧困人口的一個原因。

  因此,就這些貧困地區的長期脫貧來看,如何借助當前的政策背景和農業發展態勢,借助現代產業鏈,開發其農業資源,提高農業效益,應該是精準脫貧工作中需要重點考慮的一個問題。

  “藏在深山”的優質農產品

  貧困地區的農業開發并不容易,否則就沒有現在的脫貧問題了。要想在老問題上作出新文章,就必須科學制定開發策略,利用好現有的農業政策和扶貧政策,并積極對接產業領導者,響應市場新趨勢。

  “知己知彼百戰不殆。”具有一定農業基礎的貧困地區要通過農業開發來脫貧,第一要務是充分認識到現有資源的市場潛在價值。這些地區因為較少工業或礦產開發,所以自然環境一般很少污染。過去,山清水秀、空氣清新是貧窮的伴生物,現在要做的是把這些變成脫貧的寶貴資源。

  這些貧困地區無污染或很少污染,這恰恰是發展優質農產品的天然優勢。隨著大中城市居民收入水平和食品安全意識的提高,安全、優質農產品的消費力量正在日益壯大。這些消費者看重自己的健康,愿意為此付出更多的消費支出,不介意為安全、優質的食用農產品埋單。

  這種市場契機是在2008年毒奶粉事件及一系列的食品安全事件爆發后出現的。國人赴港掃購洋奶粉,社區支持農業的快速發展,有機食品的興起等,都是優質農產品市場需求飆升的信號。但遺憾的是,貧困地區的天然、優質農產品卻很少有機會去分享高端生鮮市場的紅利。仔細分析,不難發現其中的主要原因無外乎以下幾個:

  首先,產量不大。由于我國農村實現家庭分散式經營,加上這些貧困地區人均耕地少,很難形成某種農產品的規模化種植。

  其次,難以標準化。即使當地有某種農產品的種植傳統,已經形成了一定的種植規模,也可能由于品種不統一,或種植管理標準不一樣,導致農產品品種、規格、成熟度等不一致,無法實現標準化。

  再其次,與市場對接不暢。最近一些年,不少地方政府部門推動“一鄉一品”或“一村一品”工作,致力于實現特色農產品的規模化和標準化生產。但是,這種基于生產端或供給側的改革要成功,必須實現與市場需求的很好對接。而如何開發銷地的市場并非地方政府的強項。雖然有不少地方嘗試“政府塔臺,企業唱戲”模式,通過展覽會等形式推動產銷對接,但效果并不明顯。因為政府驅動的買賣與市場內在需求的交易是有本質區別的,前者可能是“拉郎配”,市場需要的是“自由戀愛”。

  另外,這些貧困地區往往交通不便,物流費用高昂。這些客觀因素都成為這些“藏在深山”的優質農產品走向市場之路的重重障礙。

  出路:優質農產品的品牌化

  “精準扶貧”強調因地制宜,分因施策。對于以上分析的貧困地區而言,根據自身稟賦,因勢利導,揚長避短,充分挖掘政策紅利,走優質農產品的品牌化道路是理性的選擇。主動對接農業產業鏈,借助產業鏈領導者的市場力量,提質增效,是解決本文所述地區脫貧的良方。

  主動對接產業主導者是脫貧的第一步。我國的農產品產業鏈尚處于低水平發育階段,無論種植養殖,還是初加工,抑或是產品流通,都缺乏強有力的市場組織者或領導者。這種接近充分競爭的市場格局對于消費者或許是福音,但對于產品的提供者卻不是什么好事。相對于平原地區的農業生產者而言,處于非平原地區的貧困地由于規模、交通等原因更難與產業鏈的主流力量對接。但是,考慮到發達地區消費者的消費需求和發展態勢,環境污染少的貧困地區卻有著天然的優勢,甚至可以實現“彎道超車”。

  無論是致力于全產業鏈的中糧,還是深耕于生鮮產品流通的永輝超市,抑或是嘗試開拓線上生鮮銷售的京東,都在國內外尋找優質農產品的生產基地。以上貧困地區一旦借助中央政策和地方政府的推動,與農產品產業鏈的某個巨頭建立經濟聯系,那么,將有可能盡享政策紅利和市場升級的紅利,在優質農產品的市場供給上取得先機。

  要實現以上設想,不僅需要貧困地區的農業部門和農業生產者優化品種,實現規模化、規范化種植,確保農產品的安全化和標準化,還需要在品牌化方面下大力氣,或打造自有品牌,或與產業巨頭合作打造共有品牌或雙品牌,通過品牌化提高產品的附加值,實現可持續的價值創造。唯有此,此類地區的農業脫貧方見成效。沒有產業巨頭的介入,貧困地區的農業很難實現品牌化。

  2017年的中央一號文件強調農業供給側改革,提出在精準扶貧中“激發貧困人口脫貧致富積極性主動性,建立健全穩定脫貧長效機制”。本文提出的貧困地區優勢農業品牌化,既考慮到了貧困地區的農業資源稟賦,也兼顧了消費市場的發展趨勢和農業產業鏈的發展態勢,同時注意發揮政策紅利,應該是將農業供給側改革與精準脫貧很好結合的一個大膽嘗試。我們期待這種理論構想能在實踐中開花結果。

      
                                                     來源:農村農業農民雜志

    上一篇:改革開放40年農村居民生活方式變遷
    © 2017 盧氏縣德海菌業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  豫ICP備17047714號   技術支持:網贏天下
    人人爱香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