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系我們
郵箱:
地址:盧氏縣東明鎮澗北村
新聞資訊

改革開放40年農村居民生活方式變遷

改革開放的40年里,河南持續深化農村改革,不斷加大農村投入,日益改善基礎條件,認真統籌城鄉發展,農業基礎地位得到不斷加強,農村生產力得到極大解放,農民收入快速增長,農民生活蒸蒸日上,農村面貌煥然一新。

  

  農村居民勞動收入快速增長

  

  勞動方式的變遷

  

  黨的十一屆三中全會后,河南農村經濟進入了一個全新的發展時期,家庭聯產承包責任制的確立,調動了農村居民的生產積極性,糧食生產是當時農村工作中的重中之重,農村居民的基本勞動方式是農業生產。1980年,河南省務農的勞動力為2378萬人,占農村總勞動力的96.67%。1984~1990年,一系列農村改革政策減少了對農村勞動力流動的控制,鼓勵農民從事工商業等非農產業活動以及發展鄉鎮企業,鄉鎮企業的崛起,有力地促進了農村勞動力的轉移,開啟了農村居民“離土不離鄉”的就業新模式。河南省1985年務農的勞動力為2571萬人,所占比重為88.87%;1990年涉農的勞動力為2833萬人,所占比重為84.34%。

  

  20世紀90年代是全面向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體制轉軌階段,農村勞動力流動政策完全開放,農村居民開始背上行囊走出家門,出現了大批勞動力跨地區流動的局面,“無工不富”聲音首次超過了“無農不穩”,“亦工亦農”是當時主要勞動生活方式。1995年,第一產業勞動力為2814萬人,所占比重為78.65%;到了2000年和2005年,涉農的勞動力所占比重分別減少到75.5%、66.7%。

  

  21世紀以來是全國各地農村綜合改革和社會主義新農村建設時期,河南省取得了非常好的成效。城鎮化的發展轉移了大量農村富余勞動力,提高了勞動生產率;鄉鎮企業的結構調整,尤其是第三產業的突起,為農村居民提供了更多崗位,這一時期勞動力轉移逐步擺脫了以前的盲目性、隨意性,農村剩余勞動力由“候鳥式”的謀求就業向“轉移型”就業轉變,“城鄉統籌,以工促農,以城帶鄉”使農村居民的就業渠道更加完善。“十二五”期間,全省形成了較大規模的勞務品牌90多個,涉及30多個行業50多個工種,其中35個被授予“全國優秀勞務品牌”稱號,如“林州建筑”“長垣廚師”“鄢陵花工”“遂平家政”“新縣涉外”等在國內外享有較高知名度。

 

 

  

  近年來,隨著河南經濟發展、產業結構優化、吸引政策落地等因素影響,出現了農民工回流趨勢。僅2017年就新增返鄉創業人員22.65萬,新增帶動就業251.08萬人。特色種植養殖業、特色旅游業、農副產品深加工、互聯網電商、微商等創業項目,因與鄉村產業和地方資源優勢關聯較為密切,創業成功率較高,已成為農民工返鄉創業的主要形式。

  

  近40年來,農村勞動力在第一產業的比重越來越少,非農產業比重越來越大,但是與非農產業相比,農業仍然是河南農村居民的主要勞動方式。2000年以后,非農產業比重增長比較快,2016年農村勞動力中從事三次產業之比為53∶28∶19,農村居民的勞動方式由單一型發展為多種經營型。

  

  收入結構的變化

  

  改革開放初期,以家庭聯產承包責任制為主要內容的經濟體制改革,為農民收入增長帶來新的契機。同時,隨著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體制的確立,流通體制改革、市場體系的發育和各項支持、保護農業政策措施的實行,以及鄉鎮企業的異軍突起,勞務經濟發展步伐的加快,尤為農民收入的快速增長提供了前所未有的歷史機遇和環境條件。1995年以前,農村居民的人均純收入基本處于平穩增長階段,之后進入快速增長階段。

  

  伴隨著勞動方式日趨豐富,農村居民收入來源日趨多元,收入結構漸趨優化。家庭經營收入是農民收入的穩定支撐,1995年之后地位有所下降,尤其是2010年后降速較大;工資性收入一直是農民收入增長的重要來源,尤其在1995年后,拉動作用一直呈穩步上升態勢,近年來又有減弱趨勢;轉移性收入在2010年后拉動作用顯著提升;而財產性收入一直作用微乎其微。可以預見,隨著鄉村振興戰略的深入實施和農村產權制度改革的不斷推進,河南農村居民總收入將隨著財產性收入的增加而進一步提升。

  

  農村居民消費水平全面提高

  

  改革開放40年來,隨著消費水平的提高,消費結構不斷升級。生活消費結構序列由滿足基本生存需要的“一吃二穿三住”變化為向其他更高層次的享受性支出大幅度提高,消費結構也明顯表現出生存資料比重減少、發展和享受資料比重提高的趨勢。

  

  物質消費的變遷

  

  隨著農村改革的深入推進,農村居民的就業方式發生了很大變化,增收渠道增加,尤其是近幾年來新農村建設的開展,農村居民負擔減少,生活條件不斷改善,帶動了消費生活方式的變化。

  

  河南農村居民生活方式的發展基本上可以分為三個階段,實現了三次重點跨越:第一階段,1978~2000年,農民生活穩步解決溫飽。這一時期農村居民生活水平都有了明顯的提高。2000年,河南農民人均生活消費支出達1316元,比1980年增長8.72倍,恩格爾系數下降到49.7%,實現了第一次重大跨越。第二階段,2000~2010年,農民生活實現總體小康。進入新世紀尤其是2005年以后,農民收入開始快速增長。2010年,河南農村居民生活消費人均支出3682元,比2000年增加2357元,恩格爾系數2000年首次跌落50%的大關之后繼續下降,2005年達45.40%,2010年下降到37.24%,實現了第二次跨越,農村居民總體生活已經開始向小康生活邁進。第三階段,2010~2018年,農民生活邁向全面小康。黨的十八大以來,農民收入高速增長。2016年農村居民人均消費支出達到8587元,比2010年增加4905元,恩格爾系數繼續下降至30%以下,表明農村居民生活向全面小康社會更加扎實地邁進。

 

  

  精神文化消費的變遷。

  

  近幾年,在農村居民的消費活動中,物質生活消費的追求日益高漲的同時,也非常重視精神生活上的充實與快樂,農村居民的精神文化生活日益豐富,文教娛樂消費支出比重持續上升。河南農民人均文教娛樂用品及服務支出1985年為15元,1990年、1995年、2000年、2005年、2010年、2016年分別比1985年增長了2.12倍、7.89倍、17.63倍、23.88倍、34.08倍、63.27倍,基本實現了平穩快速增長的態勢。

  

  農村居民精神文化消費還體現在以休閑娛樂為目的的文化娛樂消費上,2000年以來,在農村社區中通過修建文化廣場,搭建文化舞臺,組建鑼鼓隊、秧歌隊等團體,積極開展多種形式的群眾喜聞樂見、寓教于樂的文體活動,極大地豐富了農民業余文化生活。

  

  信息消費方式的變遷

  

  改革開放初期,人們交流信息更多依靠步行、自行車,電話還非常少,影響了人們之間的交流與交換;隨著交通工具、通信手段的不斷改進,信息交流突破了時間、空間的限制,給人們帶來了巨大的利益。由于信息的作用日益增強,人們越來越多地依賴信息,信息已成為人們交往活動的關鍵環節。

  

  隨著信息技術的發展,電視、電話、電腦普及率快速提高。1985年,農村居民家庭每百戶擁有彩色電視機0.38臺;1990年為2.81臺,增長率為639%;1995年為12.07臺,增長率為330%;2000年為38.21臺,增長率為217%;2005年為81.69臺,增長率為114%;2010年為106.26臺,增長率為30%;2016年為115.08臺,增長率為8%,平均每戶擁有量為1.15臺,其中接入有線的彩色電視機達52.86臺。通過這一連串的數字,可以看出1980年前后,彩色電視機還是許多農村居民家庭的奢侈品,如今在農村居民家庭已經普及并飽和,成為生活必需品,其中幾乎半數的農民家庭使用有線信號。移動電話、家庭用電腦是進入21世紀農村居民家庭才有的新事物,2000年每百戶農村居民家庭擁有移動電話1.38部,2010年為151.67部,到2016年平均每戶擁有量為2.42部;2005年每百戶農村居民家庭擁有接入互聯網的個人計算機0.24臺,2016年為22.59臺。電視機、移動電話、電腦等數量的增長反映了農村居民生活方式的變遷,它們已不是一種普通的家庭消費品,已經成為一種傳遞思想、交流感情的信息工具,提高了農村居民生活方式的信息化程度,更成為農村居民娛樂、休閑的一種象征符號。

  

  農村居民生活環境持續改善

  

  居住條件的變化

  

  農民居住條件的改善是改革開放和農村最直觀、最明顯的變化。居住面積逐年擴大,房屋質量不斷提高,實現了由土坯結構到磚木結構進而向鋼筋混凝土結構住房的轉變,樓房在一些經濟比較發達的地區和城市近郊不斷涌現。改革開放初期,1985年河南省農村居民人均住房面積13.4平方米,鋼混結構人均0.41平方米。2016年,農村居民人均住房面積比1985年人均住房面積增長了2.49倍,鋼混結構增長了44倍。近年來,伴隨著新農村建設、新型農村社區建設步伐的加快,農村舊村改造、村莊整理建設力度不斷加大,使得農民住房消費不斷增長,居住質量明顯改善。富裕起來的農民舍得花錢去建造一個舒適、溫馨的家,屋內也更加追求裝修,配套設施也更加安全、整潔、方便。

  

  家庭耐用品的變化

  

  改革開放以來,河南農村居民家庭設備更新速度明顯加快,購買各種高檔家庭耐用消費品已成為農村居民生活水平顯著提高的一個重要標志,部分農村居民逐步向現代化生活邁進。20世紀80年代末,老“四大件”自行車、縫紉機、手表和收音機在農村迅速得到普及并漸趨飽和;90年代后,以洗衣機、電冰箱、摩托車為代表的“三大件”逐漸成為農村居民的消費主流。近年來,隨著農村消費環境的改善和農村居民購買能力的增強,尤其是農村電網的改造以及“家電下鄉”政策的推行,空調、熱水器、汽車等已不再是奢侈品,正成為農村居民生活要素的重要內容。

  

  社區環境的變化

  

  1978年后,各種集體福利事業的大力興辦,逐步改善了農村居民落后的社區環境,尤其是進入新世紀以后,隨著國家對道路建設、飲水安全、電網改造、通信設施、環境治理等各種基礎設施投入力度的不斷加大,更為農村居民生活質量的提高起到了重要作用。到2007年,全省農村有99%的行政村通了公路,“村村通”階段性目標圓滿實現,100%的行政村通了電話,42%的行政村用上了安全飲用水。2016年,農村居民住宅外道路路面59.5%為水泥或者柏油路面,旱廁及水沖式廁所達32.6%,飲用水中經過凈化處理的自來水達45.4%。農村衛生、交通、郵電、電力等事業的發展,改善了農村生活、生產條件,加快了落后地區的脫貧致富步伐,更方便了城鄉經濟文化交流、融合,為農村經濟的持續穩定發展奠定了堅實的基礎。

 

  

  改革開放40年來,河南農村居民生活方式發生了重大變遷。20世紀80年代農村居民生活從貧困走向溫飽,90年代逐漸邁向小康,21世紀農村居民生活逐步走向富裕,向全面小康社會推進。總的來說,河南農村居民生活變遷主要有以下幾個特征:

  

  第一,勞動生活方式由單一型發展為多種經營型。農村經濟改革引起農村生產方式的變革,一部分農村居民在農業生產上突破原有的橫向發展模式加深了縱向發展;另一部分農村居民離開了土地轉向工業、建筑業、交通運輸業、批零貿易及餐飲業等非農行業。由于發展了多種經營模式,農村居民生活方式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這種勞動生活方式的變化,不但增加了勞動收入,也促進了其他生活方式的變遷。

  

  第二,消費生活方式由溫飽型消費逐步向全面小康型消費轉變。改革開放40年來,河南農村居民收入的大幅度增長為消費水平的提高奠定了基礎,同時,隨著消費品市場的日益繁榮和消費環境的不斷改善,也加快了農村居民消費結構的不斷優化升級,農村居民的吃、穿、住、用、醫療保健、交通通信、文教娛樂等方面的支出比重均發生了顯著變化,由溫飽型逐步向全面小康型轉變。

  

  第三,家庭生活方式由傳統鄉村型向現代城市型轉變。近年來,河南著力解決好事關農村居民切身利益的突出問題,隨著市場經濟的發展和農村地區交通、通信設施的大規模建設,農村居住條件大幅度改善,農村人口的受教育水平大幅度提高,農村居民經濟活動的區域也在不斷擴大。農村社會化、商品化進程逐步加快的過程,改變了過去較長時期農村經濟的自給半自給狀況和以農為主的單一生產結構,農民生產已經走出傳統的自給自足的經濟圈子,步入了商品經濟發展的軌道,越來越多的農村家庭開始享受現代城市同等的生活。

  

  但是,我們也必須清醒地看到,目前農村產業發展還比較薄弱,農民收入總體水平還比較低,區域經濟發展還不平衡,城鄉收入差距還在拉大,全省還有一小部分貧困家庭沒有徹底脫貧等。因此,要使全省農村居民過上更加美好富裕的生活,依然任重道遠。我們堅信,隨著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進入新時代,鄉村振興戰略描繪的一項項具體目標和舉措,必將譜寫新時代河南鄉村全面振興新篇章,必將推動河南農村居民生活步入更加富裕美好的新階段。

  

 (作者單位:農村農業農民雜志

    上一篇:快來看,盧氏一家香菇生產企業美爆了
    下一篇:農業開發與精準扶貧
    © 2017 盧氏縣德海菌業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  豫ICP備17047714號   技術支持:網贏天下
    人人爱香蕉